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第105章 军统二处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徐百川和于京聊了许多,直到眼看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才丢给于京一个军官证,离开了陆公馆。

    陆公馆是陆家的财产,通过徐百川的说话中,于京知道陆家以前也是富商巨贾,只是后来陆海垣父母在一次意外中去世了。

    现在偌大一个陆公馆,除了有一个管家外,平时一个人都没有,要不是有徐百川平时让人照看着,这陆公馆怕是早就已经易主。

    对此,于京倒也没有什么好感慨的。

    拿起徐百川留下的军官证,随意打开一看,果然是少校军衔,名字自然就是陆海垣。

    由于徐百川的缘故,勋章什么的,一样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于京很满意,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,毕竟年纪轻轻就有着上校军衔,要是再去搞个授勋大会,将他立功的事迹一一细说出来,那不是没事找事,引人关注吗?

    至于徐百川要给他办庆功酒会的事情,这也没什么,反正参加酒会的都是一些军统内部人员,酒会上最多就是提到他立功之事,不会细说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别人根本不知道他立了什么功,指不定还有人将他当成关系户,立功啥的都是表面章。

    “呼!”思及此间种种,于京不仅大呼了一口气,暗想这身份之事,总算上混过去了最重要的一关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不知道,此刻在楼下的一个房间中,一个中年女人正喃喃自语道:“奇怪,为什么陆少爷会变了这么多呢?”

    “以前他不是最喜欢吃我做的鱼头吗?这次回来,竟然胃口大变,而且用餐的习惯也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太奇怪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和十三岁就失踪了的三小姐那么像?他的胃口、眼神、笑容都是和三小姐极其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孩子嘶!不会吧?不行,我一定要试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中年妇人说着,神情间竟是异常的激动。

    她正是陆公馆现在唯一的管家兼厨师,李妈!

    据说从小就是陆家的下人,但她不是一般的下人,确切的说,她是陆家隐藏在暗处的后手。

    一个国术高手。

    一个行走在黑暗中的护院。

    只可惜,当年陆海垣父母意外死亡之时,李妈因为要照顾年幼的陆海垣,并没有跟着外出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于京带着蓝胭脂和宫丽,来到了军统二处。

    有着军官证开路,三人轻易就进入了二处的办公大楼内,直接到关永山的办公室门外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敲门,就有人前来报告,说是关永山和其他人,现在都在会议室开会。

    于京也没多想,带着二女便又来到会议室,刚一进门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一阵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于京一看,好家伙,估计二处所有的大小人物都在。

    他还看到了周海潮和张离、陈山,至于其他的人,只觉有几个倒是面熟,但不知道叫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关永山和费正鹏,那气质一看就觉得非同寻常,于京立即就猜到了他们谁是谁了。

    两人中,其中一个戴眼镜中年人,自然就是关永山无疑。

    仅仅看了对方一眼,于京就知道,这是一个心机深沉的老家伙。

    另一个长得慈眉善目,一副老好人之样,便是以于京掌握的初级微表情心里学来看,也看不出对方有什么特别令人注意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,在军统之中,真的有这样的好人吗?

   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欢迎党国的精英陆海垣、宫丽、蓝胭脂来到二处,大家鼓掌,再热烈一些!”说话的是关永山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早就知道于京三人今日要来二处任职之事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掌声再起,于京注意到,其中周海潮最是热情,最关键的是,对方看宫丽的眼神,简直是要放光。

    一看就不像个好人。

    其次是张离,此女自于京三人进门后,就是一脸淡然,既不热情,也不冷漠。

    这是很正常的表情,看不出她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另外,陈山也是表现得不冷不热,于京敏锐的注意到,其眉宇间始终有股散不开的忧色。

    最后还有一个长着圆脸的家伙,让于京不由注意了一下,他感觉这货的表情和举止都太老实了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能够在军统混的人,当有真老实的吗?

    别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,多谢太家的热情!”暗中迅速的观察了一圈后,于京一脸的笑容感谢,而后蓦然向关永山和费正鹏敬了一礼,“关处,费处,陆海垣前来报道。”

    蓝胭脂和宫丽也是一样,向着关费二人敬了个军礼,自报姓名。

    简单的欢迎仪式结束,关永山示于京三人坐下。

    “咳!”轻咳一声,关永山笑容不减,缓缓道:“根据一号命令,今后二处行动科科长,将由陆海垣即日担任,肖政国则为副科长。”

    一号,就是戴老板。

    随着关永山的宣布,不少人哗然,其中周海潮更是脸色大变,神色变得异常阴沉,正要说话,却被关永山一个严厉的眼神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周海潮确实是心有不甘,甚至是恨极了于京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直以来,他觊觎行动科科长一职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为此还付出了许多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心想事成,那曾想到,一个空降而来的关系户,轻易就摘了桃子,这让周海潮如何不怒?

    但是,他能和关永山说理吗?

    显然不能。

    当下只得阴沉的坐在位置上,暗自思忖着,该如何将“陆海垣”打落下马,在他周海潮的心里,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做的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他不由微微瞥了一眼陈山肖正国,嘴角不觉间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宫丽,”关永山继续道,“可为行动处办公秘书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于京突然插话,向关永山道,“关处,我这里有个重要的信息要说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“噢!”关永山其实最恨有人打断他的话,但还是忍着没有表现出什么来,依旧笑道,“说来听听,我也不是什么独断专心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关处!”于京道,“宫丽其实精通的是电讯监听,我就是觉得让她呆在行动科,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是担心刘明远得知宫丽来到重庆后,会拿此事做章。

    可以预想得到,刘明远原本就一直隐瞒了宫丽的能力,想要独占宫丽这个破译天才,但当他知道再也不能掌控宫丽时,势必就会鱼死网破,暴露出宫丽是破译天才事情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众人会发现宫丽竟然没有在电讯科,而是在行动科,如此隐藏自己的能力不报,必定要引人怀疑。

    可现在让于京这样避重就轻的提出来,关永山肯定也不会太过重视,对于宫丽的安排,还是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须知关永山身为处长,岂会听于京随便一说,就更改主意?

    要是这样,岂不是谁都想着可以改变他关永山的决定?

    所以,关永山势必会执意该怎么安排宫丽还是怎么安排。

    这,也正中了于京的算计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宫丽的能力,最好还是不要让军统的人知道,否则以后要想脱离军统,那就太难了。

    弄不好,还有人会与刘明远一样,为了控制宫丽,进而针对宫丽施展各种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关永山一脸恍然,正如于京所料,只是笑呵呵的敷衍道,“海垣啊,这可是一号的命令,眼下只能让宫丽先跟着你,等以后有机会,我一定将宫丽的情况上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宫丽,让你先跟着海垣可有意义?”

    “关处,我没有异议。”宫丽一脸淡然的道,“一切都服从关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也不在问于京什么,目光转向蓝胭脂,“蓝胭脂,人事部缺个副组长,现在张离是人事部组长,你先跟着她吧!”

    “张离是人事部组长?”于京暗暗感到古怪,太意外了。

    他肯定,张离的这个职位,绝对与原剧情有着很大的出入。

    “周海潮,”关永山念道周海潮的名字时,明显顿了一下,片刻后才宣布道,“周海潮从行动科转到情报科,暂时为副科长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情报科科长一职,先空着吧,以后能者上位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关永山老奸巨猾之处,他知道周海潮野心大,为了上位,敢打敢拼,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周海潮这种人,如此吊着其胃口,才是最好的掌控手段。

    同时,这也是关永山的生财之道。

    因为周海潮为了上位,时常会带给他一些珍贵的古董字画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一点,周海潮每一次送他古董字画时,都说那是假货,还拿出了专家亲笔证明书。

    这人太会送礼了!

    如下财路,岂能因为太早满足了对方的需求而断送掉?

    而此时关永山又使了个眼色给周海潮,示意对方稍安勿躁,会议结束后自会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。

    怀柔之策,这又是关永山善用的计量!

    “接下来,”关永山的笑容骤然消失不见,严肃道,“日谍近些日子以来,活动太过猖獗,一号已经下了死命令,一个月之内,必须拿出战果,打击一下日谍的嚣张气焰。”

    语气一顿,突然就向于京下令道:“陆海垣,现在我命令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