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 189、最后一个番外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司怀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  梦见自己小时候整天缠着陆修之,梦见自己被绑架,而不是走丢……

    他慢慢睁开眼睛,  对着白色的天花板发了会儿呆。

    刚才记得清清楚楚的梦境,仿佛被罩上了一层纱,又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司怀依稀记得那一句句奶声奶气的“哥哥”、“陆哥哥”。

    他翻了个身,陆修之还在睡觉,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动静,  本能地伸手搂住他。

    司怀望着陆修之棱角分明的侧脸,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冷的。

    陆修之眼睫微颤,  睁开眼睛,嗓音带着初醒的哑意:“怎么这么早醒了?”

    司怀: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陆修之:“嗯?”

    司怀慢吞吞地说:“我梦见小时候的事情了,醒来又忘了。”

    陆修之握住他的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知道司怀被绑架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,  没有必要记得那端不愉快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是不是整天喊你哥哥?陆哥哥?”

    司怀顺势压在陆修之身上。

    陆修之轻笑一声:“小时候叫我陆哥哥,长大后叫我好哥哥。”

    司怀惊了,  他是叫过陆修之好哥哥。

    在陆修之堵着他,  说多泻不好的时候。

    大和尚现在居然……开黄腔了?!

    司怀震惊了几秒,  感受到对方早晨的生理反应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,  开口说:“现在都是床下叫哥哥,床上哥哥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陆修之叫了,  叫了声司怀。

    司怀软绵绵地抬手,  用纸巾擦干净双手:“我要去道观,  不做。”

    道天观在一个月前建成,司怀平时没课的时候都会呆在道观,周末节假日也一样。

    陆修之:“那就欠着。”

    司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冲完澡,  司怀随意地套了T恤短裤,去后院找小青。

    这两天道观在招道士,小青、姚前、费秀绣、董大山都要去道观,大家一起看简历。

    司怀敲了敲门,门没锁,直接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陈管家和小青并排坐在沙发上,陈管家手里还拿着本少儿图书,封面花花绿绿的,十分瞩目。

    司怀倚着墙,笑问:“陈叔,故事讲完了么?”

    “讲完了。”

    陈管家起身,把书放进一旁的书架。

    书架上摆满了童话书、故事书,其中一本糖果屋看起来是主人的最爱,端端正正地摆放在正中央。

    小青对着陈管家挥挥手:“管家叔叔再见。”

    陈管家:“晚上见。”

    小青飘到司怀身边,问道:“今天也是看简历吗?”

    司怀点了点头:“姚前顺便教你认字。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走向司家,司弘业正好出门,看见司怀,说道:“秀绣有点事,提前去道观了。”

    司怀哦了一声,转身要上车。

    司弘业大声地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司怀脚步顿了顿,走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司弘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连忙跟上去,问道:“那个……下个月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司怀撩起眼皮。

    司弘业又做作地咳嗽了声,问道:“流程定下来了么?”

    司怀疑惑:“什么流程?”

    “不是得要爸爸牵手什么的么……修之的父母都去世了,现在就只剩下我……”

    司弘业话说的都有些结巴了,他看着司怀,眼里透着丝紧张。

    司怀挑了挑眉:“老司,你知道我是个男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嫁女儿,搞那些东西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司弘业紧张的神情渐渐消失,他挪开视线,掩盖住眼里的失望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司怀一屁股坐进车里,懒懒地说:“我就和陆修之当着祖师爷的面宣誓、交换戒指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和秀绣到台上发表感想,记得红包包的厚一点。”

    司弘业怔住了。

    宣誓后上台的人是新人的父母。

    他眼眶微红,笑骂了句:“臭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司弘业还想对司怀说什么,一抬头,轿车驶离,留给他一脸尾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道天观

    道观修建的十分宏伟,尤其是道天天尊的祖师爷殿,远在道观外的路口,就能望见那个金碧辉煌的建筑。

    车辆不允许入观,不论是轿车、自行车、还是平衡车。

    司怀作为全观最懒的人,为此抗议过。

    在姚前说出地砖、草坪等等的维护费用后,司怀立马改口,多走几步路有益身心健康。

    给祖师爷上完香,和熟悉的香客们打了声招呼,司怀带着小青找到了费秀绣。

    费秀绣坐在沙发上,把平板电脑放在九个月大的肚子上,食指一划一划,眼神一闪一闪,时不时发出啧啧啧的感慨声。

    姚前飘在她边上,嘴角扬着,乐呵呵地说:“这个好这个好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这个也好这个也好。”

    司怀走过去,一看屏幕,不是简历,而是一些帅哥美女的照片。

    他一脸茫然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费秀绣解释:“我在帮你和修之挑造型师呢,下个月就要办婚礼了,你们不得打扮打扮。”

    司怀哦了一声,也加入了挑选行列。

    费秀绣滔滔不绝地夸着:“这个女人可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艹,这小男生好帅,好像是个名模。”

    “男大学生啊,感觉更帅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美了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司怀手臂一紧,费秀绣突然用力地抓住了他。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:“那就这家?”

    费秀绣深吸一口气:“就这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过几天联系。”

    司怀愣了下,过几天?

    看出他的疑惑,费秀绣淡定解释:“我羊水破了。”

    羊水?

    司怀低头,看到她裙子上水渍:“卧槽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打120。”司怀慌忙地拿出手机,差点拨了110。

    费秀绣安慰道:“你别慌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第一胎,羊水破了也要好几个小时才能生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继续指挥:“大山,你给司弘业打个电话,让他直接去医院,然后给修之打个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医院就在附近,救护车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司弘业和陆修之第一时间赶来了医院。

    司弘业问:“秀绣呢?”

    司怀:“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司弘业:“医生有说什么么?”

    司怀摇头。

    司弘业站在手术室门口深呼吸,老脸越来越白。

    一同跟过来的董大山忍不住说:“司叔叔,你坐着歇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司弘业点了点头,脚步虚浮地走到椅子边上。

    他正要坐下,司怀抬手:“这个不能坐。”

    司弘业沉默片刻,小声问道:“是有什么讲究么?”

    “父亲不能在孩子出生的时候坐什么第几个椅子?”

    司怀看了眼晃悠着脚丫子的小青:“不能坐是因为这里坐着个鬼。”

    司弘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一步,准备坐下,又被司怀拦住。

    司怀:“那里也坐着鬼。”

    司弘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坐了。”

    司弘业又站回了手术室门口,因为刚才的小插曲,他没有先前那么紧张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个护士走了出来,问道:“丈夫可以进去陪产,请问您……”

    护士话未说完,里面传出一声咆哮:“司弘业,你他妈赶进来我就离婚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不准看!”

    司弘业对护士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: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手术室灯亮了。

    费秀绣被推了出来,她脸色苍白,面无表情地对司弘业说:“给你两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去结扎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司弘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秀绣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夫人生产过程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孩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两位小少爷也很健康。”

    司怀好奇地看了看那两个小婴儿,浑身上下都皱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哇,可真丑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司,和你现在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司弘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费秀绣产后直接去了月子中心,一边修养,一边远程指导婚礼事宜。

    婚礼不准备大操大办,地点定在一个小海岛上,只邀请了一些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结婚当天,天还黑着,司怀就被造型师从床上拉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你昨晚是不是喝水了,脸都肿了……”造型师捏了把他的脸,“把这个吃了。”

    司怀迷迷糊糊地吃了,眼睛一闭,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再次睁眼,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。

    造型做完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没有化妆,只做了头发和护肤,像什么都没变,又像什么都变了。

    司怀吹了声口哨:“大帅哥啊。”

    造型师娇羞地说了声:“讨厌。”

    司怀:“……我在说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造型师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司少爷,您可以去换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礼服是一套白色的西装。

    司怀第一次穿西装,总觉得有些束手束脚的。

    他扫了一圈,没有看到陆修之的身影:“陆修之呢?”

    “陆总已经在外面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穿着一身小西装的小青跑进屋,他手上还拿着个花篮。

    “司怀,司怀,秀绣让你快点过去,要开始啦。”

    造型师瞥了眼他的脸,又哎呦一声:“小花童的脸怎么青了,哥哥给你抹点粉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司怀笑了声,带着小青离开。

    婚礼场地

    海风吹拂,天朗气清。

    宾客们欢乐的谈笑声在司怀出现的刹那停了停,不知是谁喊了一声:“新郎官来了!”

    司怀掀了掀眼皮,只望得见陆修之一个人。

    陆修之站在台上,眉眼含笑。

    小青走上台阶,开始撒花瓣。

    清风拂过,淡淡的金光洒落在众人身上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司怀踩着花瓣,缓缓走向阳光下的陆修之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和陆修之结婚,爱他、忠诚于他,哪怕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离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和司怀结婚,爱他、忠诚于他,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离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小可爱大宝贝们端午安康!

    小道观到这里就结束了,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呜呜呜呜

    希望能有个五星好评,现在jj不允许一个账号打很多五星,如果有不能评分也没有关系,谢谢宝贝的喜欢和支持

    之后就是修文和准备新文啦,下一本开《你脑子才坏掉了!》

    最后再感谢一遍大家半年以来的陪伴!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    感谢在2021-06-13  20:04:42~2021-06-14  17:25: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:半死不活的菊  1个;

    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:大大快去产糖!!  1个;

  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起床气、无忧君  1个;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大大快去产糖!!  79瓶;Taurus  23瓶;尾巴着火  18瓶;门前有颗葡萄树、沉迷吸猫无法自拔  10瓶;洛宁、取名字花了好久、木槿  5瓶;橘子老婆  3瓶;鸡排、花间一壶梨花酒  2瓶;胖胖的肥兔子、派蒙煲好吃吗、我在、叁柒.、麒麒  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