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呵呵”

    春燕掩着嘴笑个不停,“小和尚你不知羞,一天到晚的说这些。你们和尚不是讲究口戒的吗?”

    卫渊满不在乎:“阿弥我佛我修的佛法,不讲究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讲究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讲究随心所欲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还能成亲生孩子不成?还没听说过有讲究随心所欲的佛法呢!”

    “诶你说对了!今天你就见到了!我这门佛法确实能成亲生孩子!厉害吧”卫渊做出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春燕和锦瑟娘娘都被卫渊的无耻羞得红了脸。

    春燕一脸嗔怪:“胡说八道,娘娘我们快走吧!不听这花和尚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春燕搀扶锦瑟娘娘向门外走去,一个青春靓丽,一个摇曳生姿,昏黄烛火下观之,让人心神摇曳。

    在出门的时候,主仆二人不由的侧脸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春燕的笑容明媚,眼神炙热。锦瑟脸色微红,眼神躲躲闪闪,想看又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互相对视,忽然脸红,像是被对方撞破了心思一样,凑忙快走。

    毕竟是常年在这暗无天日的中阴界度过,当真是没见过什么雄性生物。猛地来了卫渊这么一个潘驴邓小闲的,杀伤力太大。

    和现实中一个道理,千万别以为那些什么女神多么多么高不可攀,其实都没碰到点子上。

    原著中锦瑟篇的主角,一个被妻子百般羞辱、自杀未遂的穷酸书生来到给孤园,没多久就吸引了春燕。而看上去雍容华贵、高不可攀的锦瑟娘娘,也暗中用法术偷窥最后还请来了自己的姐姐来主婚!

    和哪些下凡的七仙女啥的一个道理,那个少女不思春?久旷之身啊!

    具体大家可以想象一些极度阴盛阳衰的高校,男女比例一比三四十那种。

    卫渊觉得自己现在特别的渣!

    非常不要脸,极度无耻的那种!

    居然想要人财两得!太他么过瘾不是,太他么过份了!

    可是,想要解封大墓地,必须要得到给孤园,想得到给孤园必须得到中枢宝珠,而那宝珠乃是锦瑟的贴身法宝。

    如今人家主仆二人,孤零零漂浮在这阴森晦暗的中阴界,就靠这宝珠,靠这给孤园立足呢。

    自己要是巧取豪夺,得了这给孤园,这主仆二人可就无家可归了。

    怎么也不能看着两个弱女子,就这么被残酷的世道摧残啊。

    所以,唯一的办法就是连人带园子一起拿下!

    对对对,我这么做,完全就是为了拯救无家可归的一对儿美人。没什么可内疚的。

    卫渊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找借口,一边的阿锁非常的不忿!

    “呦!无忌师傅这么大义凛然呢!想要主仆双收,财色双得呢!真是和尚界的楷模!”

    阿锁在中阴界是可以现出真身的,此时坐在床上把嘴撇的老高。

    卫渊知道她吃的是哪门子飞醋,她阿锁菩萨自荐枕席,这花和尚还百般警惕,好几日才的手。如今可好,居然主动出手勾搭别的女人!身段还比她好!

    卫渊轻轻抱着少女一般的阿锁,“好了好了别生气,大不了让你骑大马!”

    “呸我才不稀罕。”阿锁轻轻挣扎。

    卫渊赶紧哄着,一边感受少女薄弱的身材,一边想起最爱骑大马的冴子。

    要是冴子在这个世界,那会叫人多么惊喜呀!冴子最擅长处理这种事情了。要是她在,自己就不用费心,只出力气就好了

    不过,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!我天朝古代都喜欢小乳鸽,所以都很小。看看人家东瀛,那才健康啊

    后院的锦瑟在闺房中红着脸进行艰难的天人交战,最后下定决心拿起镜子施展法术。

    结果镜子中只有淡淡的金光,没有任何卫渊的影子,顿时觉得心塞不已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下定决心,就给我看这个?

    这几天,卫渊还在阿锁的情报支持下,“黑吃黑”了那枉死鬼王的一部分“兵员”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些因为感染瘟疫而死的魂魄。这些魂魄大半都只能当个普通鬼魂,并非什么人死了都能成为鬼怪阴卒,十个人里有一到两个吧。

    想想也怪可怜的,活着的时候已经很不容易了,没想到死了也这么难,还得竞争上岗!悲催的!

    卫渊收拢了最后一批四五百个亡魂,收拢了五十来个鬼卒,用来充实这给孤园。

    背尸体的活儿不能丢下,还得有人管理喂养那些阴间恶犬,还有在忘川河中捞宝的,这是给孤园一大财物来源。

    这些鬼卒都是卫渊亲手挑选并且任命的,算是嫡系部队吧。

    本来锦瑟主仆俩就没啥办法,如今被卫渊哄得五迷三道的,哪里还顾得了这些?

    自己人都要搭进去了,还在乎什么给孤园?就当嫁妆吧!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三从四德的思想,实在是男人的福音。

    卫渊已经拿到了给孤园的“门钥匙”,在任何地方都能直接来到中阴界给孤园门口。

    照这样下去,用不了几天,就能把给孤园和它的主人都拿到手。

    渣,真渣!卑鄙,真卑鄙!

    白天赶路,晚上就在给孤园过夜。

    七八天下来,卫渊与锦瑟主仆二人的关系越发的亲近了。

    锦瑟经常含情脉脉的看着无忌大师,可每次眼神交汇又连忙躲开,只是暗中嘱咐春燕好生照顾,又是热茶又是热汤的,都亲自过问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春燕可就直接多了,明亮的眼神几乎都要说话了。穿衣穿鞋、端水端茶都亲自伺候,无微不至,且并不顾及接触,热烈很多。

    眼看明天就要到义乌县了,天色已晚,卫渊将蒙多收进画中,擦了擦手中玉牌,周围环境晦暗起来。走了没几步,给孤园已经在眼前。

    春燕正挑着灯笼在大门口等着,看到卫渊从远处走来,脸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到你差不多要回来了。”她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阿锁忽然从门里闪出来,偷袭春燕腰间的痒痒肉,“诶呦,那是哪个小妮子在门廊等了半个多时辰啊?都要成望夫石了!”

    春燕一边躲闪一边求饶

    前两天卫渊已经把阿锁介绍给锦瑟主仆二人了。虽然锦瑟略有些哀怨,但是很快也就接受了。

    阿锁的出身特殊,给锦瑟带来了不小的压力。只不过锦瑟虽然是天上仙姬,雍容华贵、大气庄重,很有御姐范,但其实性子软绵羞涩,不是争尖要强的人。倒也没有什么可纠结的。

    阿锁和锦瑟关系不错,跟性格直爽火热的春燕就更亲近了,这两天已经凑到一起调笑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三人都是不谙世事的少女,结果遇到了卫渊这个秃头渣男!

    春燕走在卫渊身前一步,一边照路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准备了什么晚饭,还说了今天都干什么了,说二哈在狗园中到处捣乱,鸡腿在房顶趴着怎么叫都不下来,悟空和她在书上看到的猴子一点都不一样总之很是活泼。

    正是青春亮丽的年华,被困在中阴界,身边不是恶犬就是怪模怪样的鬼怪恶犬,也是悲催。

    卫渊的到来,还真是带来了一片新天地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,锦瑟主仆二人觉得连时间过得都更快了,好像这中阴界有了阳光一般。

    四人照常在一起吃了晚饭,在一起说笑。

    悟空在自己的房里打坐,鸡腿在给孤园的房顶乱跑,二哈想去哪就去哪。

    卫渊拿着筷子敲着空碗伴奏,教她们三个唱歌。

    “你也说聊斋,我也说聊斋

    喜怒哀乐一起那个都到那心头来

    鬼也不是那鬼,怪也不是那怪

    牛鬼蛇神它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”

    锦瑟性格腼腆,不好意思像春燕阿锁那样开口跟着一起唱。不过她擅长琴瑟,拨弄琴弦给大家配音。眼神柔和的看着几人,嘴角始终带着一丝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娘娘,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卫渊留下了锦瑟说话。

    锦瑟微微低着头,“不是说,不要叫妾身娘娘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的错。不过锦瑟你不是也说好,以后要自称我吗?”

    “妾身,不,我还有些不习惯”

    卫渊看着眼前如花美人,心说我这怎么开口呢?太他么羞耻、太他么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但是锦瑟看他有些犹豫,却一翻手拿出了一颗放着光华的宝珠,正是那控制给孤园的中枢宝珠。

    “给”

    卫渊一愣,这才知道,原来锦瑟早就在自己想春燕打听给孤园和中枢宝珠的时候,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可她非但没有觉得无法接受,反而还担心卫渊不好开口,主动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锦瑟毕竟是天上仙姬,曾经掌握偌大的给孤园。她就算性格柔弱,但却不是傻瓜。

    她只是比较痴情罢了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你女朋友在你打算创业的时候,把唯一的资产,一个大别墅改在了你的名下。

    何等的信任?何等的痴情?

    但是你呢?你他么本来就是奔着大别墅来的!

    一时间卫渊再次反思,自己到底是不是个人?我咋能干出这种事呢!

    “其实我”卫渊想开口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锦瑟却伸出手指按在了卫渊的嘴唇上,这几乎是她最大的胆的举动了。

    锦瑟微微摇了摇头,她不需要任何解释。

    只要你要,只要我有

    说实话,卫渊给感动了。嗯,是被反攻略了。

    卫渊轻轻抱住锦瑟,锦瑟的身体有些僵硬,但是很快就柔软了。

    她喃喃:“只愿君心似我心”

    卫渊:“定不负相思意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